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城里狗.乡下狗

  

    

  小贝是我家的宠物小狗的名字。我们从市上把它购回家七个月以后,它的体重便是10来斤,这就长大成熟了。它的整个形态逗人喜爱,躯干是滚圆滚圆的,很符合圆柱体的标准,头和躯干部分一片金黄,阳光下还会闪动金光,中间领圈部分是洁白的,这黄白相间,正好是一个完美的搭配。一般宠物狗的耳朵是扒着的,可小贝的耳朵竖立着,是三角形的,,跑起路来两个耳朵略向后斜直,显得特别有精神。后面的那条尾巴纯白,粗壮,往上划上一个大大的圆圈,与头上的耳朵呼应起来,特具有前后照应之美。它的四肢短短的,托着一个滚圆的躯干,跑着时一颠一颠的,煞是惹人喜爱。这样健壮的狗,谁知倏忽之间就不行了。一天晚饭后,从外地回来的侄女儿把她带出门,她当初撒欢起来,四处狂跑,可不大一会儿,就不停的打喷嚏,从嘴里、鼻子内喷出许多带血的污物,精神立即委靡下来。第二天,精神就极度欠佳,到了晚上,病得就更厉害了。第三天一早,我一看这狗病得不行了,便想带它外出呼吸些新鲜空气,希望以此减轻她的病情,但这狗一放在楼下,便趴在地上,动也懒得动,我又只得把她抱回家,在家里,她伏在地上,两只眼睛眯缝着,已无多少光泽,极轻极缓的呼吸着,气若游丝,看来是快要死了,我们全家人都守在她的身边,祈祷着。这一切,便让我回想起家乡的看家狗来。

  我们农村家乡的看家狗,与城里的各类宠物狗比起来,自然是丑陋很多,因此称它们为土狗。但这些土狗的命特大,家乡的人有“狗有七条命”之说,因此,一些人家怕自己的儿子长不大,便要拜狗作“干爹”,很多人便把儿子的小名呼为“狗娃儿”。于是,便有了“王二狗”、“张大狗”的称呼。

  这些狗的命大,并不是它们喂养得好。实际上,城里的狗才喂得好呢!就说这小贝吧,它先是一日三餐,后为一日二餐,每餐的食物都有些讲究呢!先是猪肝和饭,再加点蔬菜,后来她吃腻了,又换为其他的饭食,再后来它又吃腻了,又要探索其他的饭食来喂它。并且餐餐都要先喂完它之后,人才能吃饭,即使这样,人在吃饭时它都还在桌子下狂叫,甚至跳到人身上来,若是没有喂它,人就先吃起来,那更不得了。但我家乡的那些土狗,可没这样娇惯。它们每天的饭食便是中午、晚上两顿(早上是不能喂食的,说那会克主人的),随主人的饮食随便一碗稀饭,仅此一碗,不会多给的。一碗不能填饱肚子,那就只能靠自己去寻食了。于是,在主人吃饭时,狗便乖乖的趴在桌下,望着主人,希望从那里掉下饭粒来,而这希望就只有漏嘴的小孩会给的。若是有人家办事请客,这些狗还会在桌子下因为争抢骨头而大动嘴脚的。

  这些城里的宠物一出门还特喜欢任性撒野,我家的小贝最初带出门时,也是四处乱跑,主人很难追住它,后来,我带它出去时,便考虑要好好地教育它。在它跑开时,根本不去追它,只顾自己走,这家伙发现后,只好乖乖地回到我的身边,甚至后来,它一离开,我便故意躲藏起来,让它四处寻找。这样,训练几次之后,每次出门它都只得紧跟在主人身边,生怕被丢掉,与这些撒野的宠物比起来,我家乡的土狗就要懂事得多,忠诚得多。

  那是我八岁那年,晚秋时节,我去我姑妈家,要许多天才回来。那天清早,天刚亮,蒙蒙的秋风刮在脸上已有刀割的感觉。我一出门,我那只叫小花的土狗就一直跟在我的后面,这一次,小花儿似乎知道我要离去较长时间似的,它跟随我,一直默默地走在我后面,悄无声息的。我在前面,只听见它四只脚在地上嗒嗒地小跑声。而不像以往那样,一会儿冲在前面好远好远,一会儿又停下来四处嗅嗅气味,寻觅什么东西,一会儿又欢腾跳跃。我也满怀惆怅,不愿与它说话,在这深秋时节的寒风里,有谁了解合肥治疗白癜风的医院排名我们就这样一直默默无语地走着。走了五六里路,到了一个山崖,再往下走便是一个峡谷了,在这峡谷里,我要顺着河的左边走好几里路,然后过桥顺着另一边走几里路,才能走出这峡谷。这路很阴森,两岸是高高的山峦,中间一条哗哗流水的小河,路上很少有人行走。我每次走着时都总要四处张望,希望能找到人影。但人影很难找到。倒是那悬崖上的几丛荆棘里,小鸟的啁啾声每次都能听见。现在。如果小花能够护送我走过这峡谷,那是再好不过的。但是。我又不敢这样做,怕小花返回途中在这狭窄的小路上,碰见当地农民,狭路相逢,会被他们打死来吃掉的。所以,到了这山崖,我停下来,回头对小花说:“回去,小花!”小花也停下来,坐在地上,身子斜直着,两眼恳求我。我抡起手臂要打它,它后退几步,又停下来望着我。我只好从地上拾起石子向它砸过去,我连续砸,小花连续一直退,退到10多米远以后,我才迅速地往峡谷里奔跑。

  10多天以后,一天下午,我帮姑妈家干完活后,独自吃过晚饭,背了一大背大豆回家来。没走多远,天就黑下来。到了这河谷时,更是黑得不见五指,抬眼望去,只望见有一两颗星宿儿在遥远的天上一眨一眨地,脚下便是哗哗哗的流水声,那悬崖上偶尔传来“扑扑扑”的鸟拍打翅膀声更让人觉得阴森恐怖,倒是一直鸣叫不断地纺织娘才让人觉得是夜行的真正伴侣。我背着沉重的背篼,手提一只称作“亮壶”的柴油灯,弯着腰,口喘粗气,一步一挪地趔趄着,好多次摔在了河边。当经过那片浓密的甘蔗林时,一阵“呼呼呼”的风声传来,我更是心脏咚咚狂跳,似乎要跳出了喉咙似的,我两腿一软,瘫坐在地,每一根头发都美丽黄皮肤行动组专家刘云涛主任现场题词立了起来,但我不敢哭,连大气也不敢出,生怕引来这甘蔗林中的鬼。

  因为,一年多以前,这甘蔗林里有两兄弟用往河里炸鱼,当点燃导火线以后,当哥哥的却愣了,没把扔出去,弟弟声嘶力竭的呐喊也没用,最后,哥哥被炸得血肉横飞。据说,那是鬼魂附在了他身上的缘故。这以后,村里人都谣传说,许多人在黄昏以后,都曾见过那哥哥的鬼影。那鬼影一会儿在河里游水,一会儿在这甘蔗林中“咚咚咚”地跑来跑去,据说,那是鬼魂在找替死鬼,找到后,他就能投胎转世做人了。因此,大人都会警告自己的小孩,天黑以前,要立即离开那河岸。想到这些,我更加害怕,但是,怕归怕,农家孩子锤炼出的坚强和勇敢,逼着我必须站起身来往前走。可没走几步,“咚咚咚”地跑动声,由远及近、越来越清楚地靠过来,我再也撑不住了,“哇~~~~”的一声号啕大哭,僵硬在地,睡梦中一种毛茸茸的东西在我脸上挲来挲去,怪痒的,又有一种湿润润的东西在我脸上舔来舔去,特温柔,如母亲的吻。我睁开双眼一看,“啊,是小花!”,对,是小花在我身旁,过了好一阵,我才明白了到白癜风疾病是身上缺少什么意思底是怎么回事。立即,我又紧紧抱住小花号啕大哭,哭了好久好久啊!回家以后听母亲说,自从我离开家小孩白癜风怎么引起的,小花每天下午都要在那山崖上等我,要等好几个小时才离开。

  今天,看见病中的小贝,我是多么的怀念我的小花啊!

    

    

    

联系方式:(Email)blx_0202@163.com|
返回列表